嗷唔-------

十二万:

霜雪吹满头,也算到白首。

Yan:

“天亮了·····”

靖王战死,虐一把嘿嘿

我不收刀片

【深夜来个小段子吧】明长官的小卷毛

探长哥家的小媳妇:

    明长官头上有撮小卷毛。


    明长官今天照例梳着以往的“汉奸”头,整整领结便准备下楼。岂料在转身的那一刹那,头上的一撮小卷毛突破层层发胶重围,如寒梅傲雪一般傲然挺立了起来。


    然明长官并不知道。


    明长官走进餐厅,大姐和小少爷已经坐在餐桌旁用餐。


    明小少爷看了明长官一眼,说了声“大哥,早”,略微顿了一下,又加了句“形象不错”。


    明长官十分开心地接受了这份夸奖,也引来了大姐的注意。


    “确实形象不错。”


    明长官笑得更开心了,两眼旁边的褶子都能清晰数出条数。甚至连昨日阿诚因工作原因不得不留宿酒店似乎也变得能接受了。


    得到了明家大姐和小少爷的赞美,明长官信心满满地出门了。


    一路上遇见的人,皆向明长官投以明媚的微笑,明长官也回以淡淡的微笑,直至进入了办公室,遇见了阿诚。


    见到阿诚的那一刹那,明长官本是想要板着脸表示他对昨天阿诚夜不归宿的不满的。


    岂料一路笑得太多,褶子收不回了。


    “形象不错。”


    “那当然,今天很多人都这么说。”


    明长官一把搂过阿诚的腰,欺身向前,一口含住了阿诚的双唇。


    阿诚的口中总是带着淡淡的薄荷味儿,那是明长官很喜欢的清新气息。汲取到心水气息的明长官果断加深了这个吻。


    阿诚双手顺势搂上了明长官的脖子,右手轻轻往上移,纤长的食指轻轻一拨弄,翘起的小卷毛瞬间就被摁得服服帖帖。


    一吻结束,明长官满足地眯起了眼,舔了舔上嘴唇,似是意犹未尽,对刚刚的事却是一点都没注意到。


    而阿诚心里却想着,这个月给小少爷的零花钱,该是有点变化了。


    远在明公馆的小少爷此时莫名打了一个喷嚏。


    一旁的阿香犹豫许久,终于是问出了早上一直想问的问题。


    “小少爷,早上大少爷的头发翘起来了,您为什么不给他抚平一下,或是告诉他一声。”


    “因为大哥的毛啊,得阿诚哥来顺。”小少爷笑得奸诈而狡猾。